郭春寿与“笃艺轩”家庭艺术馆

郭春寿精于书法,篆、隶、草、楷、行皆有涉猎。

在玉溪,说起郭春寿,很多人都知晓,他精于书法,篆、隶、草、楷、行皆有涉猎,其楷书端厚秀逸,行书遒劲洒脱,隶书典雅柔和。今年84岁高龄的郭春寿仍然在书法的海洋里徜徉,游走于纸与墨的黑白艺术世界。

郭春寿是江川区前卫镇渔村人,其书法作品多次入选国家、省、市书法作品展,并在日本、新加坡、加拿大、美国、泰国等国家和港台地区展出并被收藏,先后出版了《翰墨薪传》《郭春寿书法墨迹》《凤阁龙楼诗联集萃》《友声》等作品集,隶书作品《华夏雄风》2008年荣获迎奥运全国书画大奖赛银奖。

冬日里,记者与郭春寿相约,在他的家庭艺术馆里追溯其书法艺术之路,品味传统文化的意境与精神。

一幢4层小楼便是郭春寿的家庭艺术馆

郭春寿的家庭艺术馆

1990年,郭春寿被玉溪师专(即玉溪师范学院前身)聘为书法客座教授,为美术系的学生讲授书法,一教就是16年。2006年,辞去客座教授一职后,郭春寿彻底放松下来,开始专心写字。每天吃过早点,郭老便铺开宣纸,写到12点半;吃过中午饭,午睡之后,3点半又开始写字。这一写,常常进入物我两忘的境界,直到妻子来催他吃晚饭,不知不觉已经写了好几个小时。他每天至少临帖、写字6个小时,坚持了10多年,愈是沉迷,愈能体会中国书法的博大精深。

2006年,郭春寿的两个画家儿子与他长谈,都建议他学画画。郭春寿听从了儿子的建议,开始画画。其实,很早的时候郭春寿也学过画画,但长期以来沉迷于写字,画得很少。重拾画笔之后,郭春寿很爱画鸡,他笔下的鸡,或憨态可掬,或天真无邪。转而学画确实让郭春寿的书法精进不少。“学画画有利于更好地把握墨色。书法有四要素,一是笔法,二是结构,三是章法,四是墨法。开始作画以后,我对于墨色的掌握,如墨的枯涩、浓淡等又有另外一番体会,确实精进了不少。”郭春寿告诉记者。

因为学书,郭春寿背了很多古诗文。在他看来,唐诗宋词都是中华民族文学艺术的巅峰。在儿子的鼓励下,他开始书写唐诗宋词,写到今年2月,写了300多首。在这个过程中,郭老遇到喜欢的诗句就背下来,从中汲取增加智慧、培养灵感。“我现在准备出版发行这部唐诗宋词书法作品了。”郭春寿高兴地说。

郭春寿的字很多人喜欢,人们评价他:“人正、心正、字正。”近年来前来买字、求字的人络绎不绝,而多求取“天道酬勤”“厚德载物”“上善若水”之类的字。字如其人,这些话其实也是郭春寿认可并一生遵循的价值观。“我一生坎坷。小时候因为家庭成分不好,遭遇了很多不幸。我虽然一生坎坷,但一直牢记母亲的教诲:恶有恶报,善有善报。人只要秉持善心,自强不息,终将会有好结果。”郭春寿说。

郭春寿在玉溪师专任教时,遇到家庭贫困的学生,屡屡伸出援手。他买了一台装裱机,带着家庭贫困的同学学装裱,在教会他们一门手艺的同时,让孩子们通过自己的劳动过上自食其力的生活,之后又积极教导他们树立远大志向。在他的帮助下,很多贫困学子不但完成了学业,还获得了很好的发展机会。郭春寿在老家还捐资助学,以私人名誉发起设立助学基金,不但自己掏钱,还号召大家一起捐资,在江川渔村被传为美谈。

1979年,郭春寿的大儿子郭浩报考四川美术学院,考了高分却因为家庭成分不好未被录取;郭浩上班好几年后,通过自己的努力,以第一名的成绩考上了云南艺术学院。二儿子郭巍也于1980年考上云南艺术学院,现在两个儿子都是著名的画家、教授,郭春寿一家成为名副其实的“书画之家”。“现在,我们一家都很好,逢年过节聚在一起,教授、系主任都有好几个。”郭春寿告诉记者。

郭春寿退休后开了一家广告公司,加上帮人写字的收入,攒下一笔钱,他拿出其中的25万元到江川老家盖了幢别墅。2014年,郭春寿不带学生了,与两个儿子商量,决定办一个家庭艺术馆。

“中国书法博大精深。中华民族经过5000多年的沉淀、磨炼,将汉字写成一门艺术,这门艺术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一朵艺术奇葩。作为中国人,应该让这门优秀的艺术承前启后、继往开来,这是我们每一个人的责任。不管你写得好不好,都要爱护这门传统艺术,支持它,把它发扬光大。”郭春寿说。他前前后后花了100多万元,将老家的别墅改成了艺术馆,于2017年1月11日正式开馆,馆中陈列着他自己的字、儿子的画,以及这些年收集的书画作品、古物等。“我希望以这个艺术馆为平台,让家乡人感受到传统艺术的非凡魅力。”郭春寿说。

艺术馆中有故事

冬天,濒临星云湖的渔村依然草木茂盛,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。在渔村大河边,一幢建于20世纪90年代的4层小楼便是郭春寿自己的艺术馆,取名:“笃艺轩”,有专注艺术事业之意。每年,郭春寿都会邀请好友到此一聚,听取友人对艺术馆的宝贵意见,使它逐步完善。

郭春寿开启了笃艺轩的大门,和记者一起步入院中。院子虽大但也算别致,一棵长势正旺的山茶格外吸引眼球。笃艺轩建于1998年,占地166平方米,主体房372平方米,花园73平方米,共4层,其中有3层作为郭春寿和儿子展示书画作品的展馆,其第一层名曰:友声,二层曰:笃艺轩,三层曰:祖德流芳。记者跟随郭春寿来到第一层。

在第一层的展馆中,主要展示郭春寿和妻子王兰芳在玉溪、江川、元江举办书法作品展时,观众题写在留言册上的诗、词、联和观感,并遴选部分以书法的形式展示。郭春寿说:“将观众所题的诗、词、联、句用我自己的书法把它表现出来,就是为了回报观众。而这也是‘友声’的含义,就是要尊重朋友的声音。”参观中,记者注意到这样一幅书法作品,其中写道:“郭里多名师,春风浩如诗。寿兰双巍然,德艺芳墨池。”此诗乍一看好像没有特别之处,但暗藏玄机。“这是一位友人观看我的书法后,即兴所作。这是一首藏头诗,共20个字,涵盖了我以及妻子王兰芳和孩子郭浩、郭巍的名字。”郭春寿笑着解释。

“二层的展馆是我和王兰芳及儿子的作品展。”顺着并不宽敞的楼梯前行,郭春寿继续介绍着。这里,不仅有郭春寿和王兰芳的书法作品,还有其子郭浩、郭巍的画作。据了解,郭浩、郭巍都是大学教授、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,其作品多次在国内外展览,并获各种奖项。在这些画作中,其中有一幅是郭巍20世纪90年代所作。说起这幅画,郭春寿回忆道:“那时候,云南省在搞美术大奖赛。当时,郭巍就是用这幅画去参赛的,但在前往昆明的途中这幅画不慎遗失。不过,当时好在我给这幅画拍了一张照片。在原画遗失的情况下,便用这幅画的照片参加了评比,结果获得了一等奖。这幅画丢失了很可惜。”

第三层的展馆虽说是展示郭氏祖德和家规家训的地方,但郭春寿却对桌上的一对花瓶情有独钟,这是二儿子郭巍从敦煌带回来的,如今成了传家宝。这件事得从1984年说起,那时,郭春寿的儿子郭巍考入云南艺术学院后,要到敦煌采风。郭巍从昆明回到家中,向郭春寿说明情况,并需要300元作为路费,学校再补助100元。郭春寿觉得,孩子远去敦煌,多带一些钱总不是坏事,于是出于对孩子的关心,又向别人借了100元给郭巍。

郭巍拿着这500元上路了。郭春寿说:“他从玉溪到昆明,再从昆明出发到贵阳,后又到湖南、湖北等地。当他到洛阳时,用8元钱买下了这对花瓶,并一直背在身上,途经石家庄、兰州到达敦煌。在敦煌的7天时间里,他完成了很厚的一本速写画,其后又经西安、北京、天津、塘沽、大连、重庆等地,回到家中。我问:‘钱够用吗?’他说:‘还剩两角。8块钱在洛阳买了一对花瓶。’他从敦煌背回来的不仅有花瓶,还有几百幅速写画,这为他后来的发展奠定了基础。说起他背回来的这对花瓶,我要给它写篇文章,让它一代代传下去。”

时间总是在不经意间流逝,转眼间已是夜幕降临,但郭春寿仍继续整理着思绪,似乎还有很多关于艺术馆中的故事要说。在笃艺轩中,记者不但观赏到了郭春寿及其妻子、儿子的作品,同时也感悟到了这个家庭所传承的文化精神。如今,郭春寿依然挚爱着书法,不断创作,佳作频出。正是他那种数年如一日,遍尝篆、隶、草、楷、行之美,不断追求探索,终取得如今的成就。他的晚年由于有书法做伴,笔耕不辍,不仅是充实丰富的,而且也不断实现着自己的人生价值。(玉溪日报记者 吕向群 顾世丹 文/图)

首页社会